西安市莲湖区的小鹏3年前突发怪病,最开始时是一些轻微的眨眼、扭脖子动作,之后出现耸肩膀、扭鼻子、摇头、怪异发声等症状。今年以来,症状越来越严重,他坐在椅子上安静不了,身体会突然像被电击似的颤栗一下,头部用力往后仰,然后用手不住的向后拉扯头发,五官时不时挤在一起,努嘴翻白眼。

        “走几步就要弯下腰去用手摸一下地,然后直起腰继续走”,这个常人很难理解的行为对小鹏来说却是不由自主的动作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这些行为。

        在医院,小鹏被诊断为“抽动秽语综合征”。由于之前长期服用药物的效果不明显、副作用较大,唐都医院神经外科王学廉教授建议进行脑深部电刺激术(脑起搏器手术)治疗。

        在各项术前检查后,王学廉教授、李楠医生、苏明明医生为小鹏进行了手术。王学廉教授在小鹏的头部开了两个5分钱硬币大小的孔,通过之前的定位找到了准确的刺激部位,将电极置入其中。手术后几天,小鹏的症状有了明显改善,可以安稳的坐着,手上和脸上的异常动作已经消失,也没有吐口水、说脏话、大喊等症状,和术前相比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       王学廉教授说,抽动秽语综合征年发病率为2-3/10万,至今原因不明,起病年龄通常在2-15岁。该病属于功能性脑部疾病,抽动秽语综合征的特征是不自主的、突发的、快速重复的肌肉抽动,在抽动的同时常伴有暴发性的、不自主的发声和秽语,如喉鸣声、咳嗽声、哼声、猫狗怒吼声或吹口哨声等,重度患者可能自残。

        王学廉教授表示,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患者可以遵医嘱服用硫必利,哌迷清,舒必利,阿立哌唑,可乐定,胍法辛等药物,可能会有较好的效果。但对于药物难治性、症状特别严重的患者,可考虑脑深部脑刺激(DBS)治疗。该疗法对抽动秽语综合征的症状有很好的控制,是在脑内特定的神经核团植入电极,释放高频电刺激,抑制了这些过度兴奋的神经元的电冲动,减低了其过度兴奋的状态,从而减轻抽动症状。

        王学廉教授提醒:该病可严重影响患儿生活质量,心理状态及学习成绩,需要早期正确诊断及合理治疗。